微信:A654076
滴滴新闻

最新动态

限户限牌,还有谁能开“滴滴”

阅读:132次日期:2017-03-21

  国庆长假后首日,京沪广深四个一线城市,不约而同地发布了网约车新规。其中,京沪两地的“限外”政策,两地都明确规定,从事网约车,需京人京车、沪人沪车,引发业界关注。随着新规11月1日实施日期的临近,四个特大城市细则的出台,对于其他地方具有风向标意义。

  门槛提高

  私家车主还能开吗?

  从目前出台的地方细则来看,在“公交优先”和治理拥堵等“城市病”的考虑之下,特大城市对网约车的“门槛”仍然较高。

  第一道门槛是针对车辆。北京、上海都对车辆的排量和轴距做出规定。上海除了对车辆轴距等做出要求外,还要求必须是两年内的新车。

  第二道门槛是针对司机。北京、上海均要求司机为本市户籍,深圳则是本地户籍和居住证即可。

  在对司机的要求中,影响最大的当数户籍。记者采访发现,目前在北京、上海的网约车司机中,不少是开外地车牌车的人员。滴滴公布的一组数据:上海已激活的41万余司机中,仅有不到1万名司机具有上海本地户籍。

  第三道门槛是针对平台。就是要求平台承担承运人责任,必须同时具备线上、线下服务能力,相关数据均需接入监管平台。

  “出租车改革需要体现错位、融合发展,如果把网约车变成巡游车,改革就没意义了。”北京交通发展研究院院长郭继孚说,改革要确保新旧业态平稳过渡、共同发展。

  管控数量、价格

  打车会不会更贵?

  三道门槛限制之下,达标网约车数量预计将大幅缩减。滴滴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,按此标准,滴滴达标的网约车仅为目前总量的5%。按照目前上海网约车数量约30万辆计算,达标网约车数量约为1.5万辆,相当于上海出租车数量的四分之一。

  一方面是网约车运力的减少,另一方面是是由市场定价,两相结合是否会加剧“打车贵”现象?

  业内专家认为,运力规模的变化是影响市民打车难易的关键问题。所以,短期内供需会存在一定矛盾。不过,也有业内人士认为,随着政策的逐步落地和市场的逐利驱动,供需矛盾会逐步缓解。

  上海大众交通董事长杨国平告诉记者,从运力来看,目前特大城市的出租车仍存在一定的挖潜空间,此外,随着市场的规范,正规的网约车公司也会拿到更多的网约牌照,这些新增的运力供给会缓解打车贵、打车难的问题。

  改革经营权管理

  能否避免权力寻租?

  出租车过往的历史表明,牌照也有可能沦为权力寻租的工具。那么,地方新政能否解决这个问题?

  对此,北京规定,改革巡游车经营权管理制度。新增巡游车经营权一律实行期限制。同时,建立巡游车企业、行业协会、驾驶员和工会的“份子钱”四方协商机制,并根据经营状况、成本费用、租价变动等因素动态调整。相类似,上海也规定,出租车经营权全部实行无偿、有期限使用,期限为6年,到期后根据服务质量再进行招投标。

  实际上,包括网约车在内的出租车,寻租的关键在于有偿经营权,这种有偿,不仅包括价格,更包括政策门槛,只有搭建公平开放的标准,才能避免权力寻租。

  “‘份子钱’平等协商,实行动态调整,有助于让出租车司机掌握更多话语权、议价权,提升出租车司机的积极性。”交通部公路科学研究院公路交通发展研究中心虞明远说。据新华社

  本稿件所含文字、图片和音视频资料,版权均属齐鲁晚报所有,任何媒体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,违者将依法追究 责任。